2018年5月

原标题:乌克兰法院宣布拘留“俄籍”渔船船长

中新社阿斯塔纳4月6日电 综合消息:乌克兰赫尔松市法院当地时间6日宣布拘留“诺德”(“Норд”)号渔船船长,俄罗斯方面表示抗议。

约两周前,乌克兰边防军在亚速海区域扣留了“诺德”号渔船及其船员。乌克兰赫尔松市法院6日当天就此事宣判,拘留该船船长格尔别科至5月31日,并处以罚款。

据“今日乌克兰”网报道,“诺德”号渔船来自克里米亚刻赤市,3月24日进入亚速海区域时悬挂着俄罗斯国旗,所有船员均持有俄罗斯护照。

乌克兰24小时电视台透露,3月25日,乌克兰边防军扣留了“诺德”号,并禁止10名船员离开该船。4月4日,“诺德”号船长格尔别科被带往赫尔松出庭应诉。

由于这些船员均为克里米亚居民,乌克兰因此不承认他们的俄罗斯国籍,而认为他们是“自己的公民”。所以,格尔别科“作为乌克兰人”被指控,非法出入被占领的乌克兰领土(克里米亚),及蓄意损害国家利益。

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,乌克兰的举措引发了来自俄罗斯方面的抗议。俄罗斯外交部要求基辅尽快释放船员。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则指责,乌克兰边防局“劫持了渔船”。

问题焦点其实在于船员们的国籍。针对乌克兰法院的诉讼,克里米亚副总检察长波科隆斯卡娅表示,此事涉及俄罗斯公民,属“国际纠纷”,应交国际仲裁。

2014年3月16日,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。18日,俄总统普京签署条约,允许该地区以联邦主体身份入俄。但公投未获乌克兰官方承认。目前克里米亚地区处于俄罗斯控制之下。(完)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原标题:委内瑞拉闹饥荒总统出招:应养兔子吃兔肉

未来网(www.k618.cn中央新闻网站)据台媒报道,委内瑞拉的经济危机使得吃肉变成奢侈享受,但总统马杜罗领导的政府相信,培育和食用兔子是解决问题的良方。

委内瑞拉总统

马杜罗13日上国营电视台节目揭示他的创意,建议以较便宜的兔子肉取代其他肉类来源。他说:“动物性蛋白很重要,政府已通过一项‘兔计划’,因为兔子繁殖快。”

马杜罗说这项计划是他领导的政府对抗“经济战争”所采取战略的其中一环,这是他称呼目前委国极度缺乏食物和医药、危机愈见恶化的委婉说法。

报道称,今年初的调查显示,因此次经济危机导致民众缺乏足够营养,75%的委国民众平均减少8.7公斤体重。

马杜罗表示,已经把这项计划交付主导政府粮食方案的班恩纳尔负责;后者说,委国民众须跨越喜爱兔子的心理障碍,政府计划才可能成功。班恩纳尔劝民众了解“免子不是宠物,而是2.5公斤放到餐桌上、有高蛋白质却没胆固醇的肉类”。

他在同一电视节目告诉观众,最近已将第一批兔仔送到贫穷社区,但民众却立即喜爱上这些动物,把牠们当宠物养。

他说:“这里有文化问题,因为我们被教导兔子很可爱,但从(经济)战争角度看,有只兔子之后,再过两个月,我们会有一对兔子和2.5公斤的肉类。”他说要扭转众人为兔子命名和带他们上床睡觉的模式,以便赢得这场经济战争。委内瑞拉政府也在考虑培育羊只,来取代生产成本较高昂的牛肉。

据悉,这项“兔计划”引发反对党领袖卡普利雷斯的愤怒反应,指控马杜罗把人民当傻瓜。

来源:未来网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原标题:北京一猎隼贫血死亡疑曾遭“熬鹰”,专家:个人饲养猛禽违法

猎隼在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接受救助。 本文图片 北京青年报猎隼腿部有被绳子捆过的痕迹。

10月10日晚,有市民联系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称,在望京望承公园内发现一只虚脱的猎隼。救助中心工作人员看到这只猎隼时,其已经严重贫血,对外界反应较差,且腿部有被绳子捆过的痕迹。10月12日,这只猎隼最终死亡。根据被救助时猎隼的状态和解剖情况,猛禽康复师判断,其生前可能遭到人为饲养。对此,猛禽康复师表示,猛禽属于国家一级、二级保护动物,个人饲养猛禽是违法的行为。

市民在公园发现一只虚弱猎隼

昨天,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的猛禽康复师戴畅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10月10日晚,一位市民联系救助中心称,其在望承公园内发现一只猎隼,看到这只猎隼站在地上不动。11日,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这只猎隼接回,那时的它表现很虚弱,对外界的反应较差。虽然从外表上看猎隼没有严重的外伤,但其腿部有明显的被绳子捆过的痕迹,腿上还有结痂。此外,它还出现重度贫血的情况,“采血难度很大,血管比正常的猎隼细很多”。

戴畅称,这只猎隼被接到中心后,他们对其进行了相关的治疗,如补充液体以纠正脱水的状况等,还给它喂了一些食物。但12日一早,他们发现这只猎隼不幸死亡。

通过解剖,猛禽康复师在猎隼的体内发现数十条寄生虫。戴畅解释,由于所有猛禽都是野生动物,它们在野外的生存环境比较艰苦,食物来源不稳定,所以很多情况下体内是会携带寄生虫的。在猛禽的身体较为健康时,这些寄生虫会和身体机能处于平衡状态,所以问题不大。“但如果它生病了或者被人为饲养,那么猛禽会处于一个很紧张的状态,抵抗力也会下降,这时寄生虫就会占上风”,“我们分析认为,这只猎隼出现贫血的状况,有可能是因为体内寄生虫太多导致的”。

有人可能对猎隼进行“熬鹰”

根据这只猎隼被救助时的状态和解剖情况,猛禽康复师判断,可能有人对其实施了“熬鹰”的行为。戴畅介绍,这只猎隼的腿上有明显的被链子或是绳子绑过的痕迹,而且体内寄生虫如此之多,很大原因是动物长期处于应激状态的结果。

所谓“熬鹰”,就是人把猛禽从野外抓来进行人为饲养,通过采取不给充足食物、不让其充分休息等手段让猛禽听话,“我们接来救助的猛禽,如果腿上有明显的被捆绑或训练过的痕迹,通常就会判定它有过被非法饲养的历史。”而“熬鹰”对于一只猛禽的伤害,戴畅形容,就像跟“把人抓起来囚禁”一样,严重的行为会折磨猛禽致死。

猛禽康复师还告诉北青报记者,猛禽在野外吃的食物,与人为喂养情况下通常喂的精肉不同,长期食用精肉会导致猛禽出现软骨病、贫血等状况。此外,在人的刺激下,猛禽自身会十分紧张,从而进一步导致身体机能的崩溃。

对于这只猎隼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园里,戴畅表示,有可能是猎隼自己从饲养者的家中“跑”了出来,也可能是饲养者觉得猎隼的状态不好,怕死在自己的手里,于是赶紧将其放生,但猎隼较为虚弱跑不太远,就在公园内停下了。

个人饲养猛禽系非法

根据《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介绍,鹰类、隼科(所有种)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戴畅也表示,猛禽在鸟类里的数量很少,而猎隼在猛禽数量的占比中又算是比较少的,“所有的猛禽在我国都是一、二级保护动物,个人饲养猛禽本身就是违法的”。

那么如何保护及帮助这些猛禽?猛禽康复师表示,对于普通市民来说,不购买、不捕捉、不饲养猛禽,也不食用任何野生动物及其制品;遇到猛禽幼鸟时,不要随意捡拾这些幼鸟,要让它的父母继续照顾它。此外,如果发现受伤、生病的猛禽,请不要自行饲养,而应该尽快联系专业救助机构对它们进行救助。

来源:北京青年报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原标题:多米尼加“断交”令台当局错愕:原以为会是另外2国

5月1日,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与多米尼加外长巴尔加斯签署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多米尼加共和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》。东方IC 图

海外网5月2日电多米尼加共和国5月1日宣布与台当局“断交”。对此,台当局前外事人员表示惊讶,称原本传出“断交”警讯的并不是多米尼加,并表示“由此可知,之后可能随时会有‘令人惊讶’的消息。”

海地、洪都拉斯“危险”,拉美没一个“安全”

据香港中评社报道,曾任台当局“驻捷克代表”、“驻瑞典代表”、“驻乍得代表”、台外事部门“欧洲司长”等职务的台湾前“外交官”邱仲仁表示,原本最可能“断交”的并不是多米尼加。他提醒,蔡当局的政策需要仔细评估,两岸关系如果不改善,则台湾所有“对外关系”都会遇到难以解决的困难。

至于多米尼加与台“断交”后,下一个是谁?国民党前“立委”林郁方2日点名海地和洪都拉斯,并表示台当局在拉丁美洲的10个“友邦”,没有一个“安全”。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林郁方表示,他认为台当局剩下的“友邦”中,海地有危险,因为台外事部门称海地外交部长正在台湾访问,之后海地总统也会来,这意味着海地肯定“有所求”,不可能空手而返,“刚来要、又要到东西的是最危险的”。此外,洪都拉斯每年和中国大陆的双边贸易额是和台湾的好几倍,因此也在“危险名单”。

林郁方说,和台当局有“邦交”又和中国大陆互设商务办事处的国家有巴拿马、多米尼加和海地,前两个都已“断交”,现在看来就是海地。他认为,海地对中国大陆期待很大,之前强震过后中国大陆也捐助很多。他还表示,自从有“桥头堡”象征意义的巴拿马“断交”后,“拉丁美洲没有一个是安全的”。

台当局前“驻海地代表”杨承达也表示,他相信海地总统这次来台湾一定有所求,“牵涉的金额肯定是天文数字”。他说,就他所知,台当局每年都有援助海地,最多一千万美金,都是无偿援助;他推测现在海地要的可能是高额贷款,因为台当局现在的“南向政策”有千亿台币的贷款金额,如果“为了和中国大陆竞逐”,很有可能那千亿台币会流向这方面,但“若拿不回来,就是全民埋单。”

台外事人员会有这样的担忧并不出奇,台当局显然不是第一次在“被甩”之前被最后“狠敲一笔”。此前据台媒报道,就在多米尼加“断交”之前一个月,台当局刚刚祭出高达10亿台币的军备项目赠援,以求“稳住”多米尼加,军援项目包括两架UH-1H直升机、90辆悍马车、100辆摩托车及相关零配件。最后,据台当局高层官员指出,跟巴拿马一样,多米尼加又是在“断交”前一小时才通知台方。

对于台当局“断交潮”,林郁方抨击,民进党“内斗最行、外事不行”,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根本是个“外行”;台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则很“轻佻”,不了解两岸问题的脆弱,在立法机构大谈“台独”,结果台当局又丢了“友邦”,“赖清德应该为他怪异的行为做个解释”。

新华社:“台独”永远是死路一条

据新华社消息,北京时间5月1日,中国和多米尼加签署建交联合公报,决定自公报签署之日起相互承认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。多米尼加各界认为这是水到渠成、大势所趋的一件大事。

多米尼加外长巴尔加斯表示,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是多米尼加向前迈出的正确而重要的一步。多米尼加政府法律顾问弗拉维奥·达里奥当地时间4月30日在宣布中多建交消息时指出,多米尼加政府做出这一决定经过了深思熟虑,广泛征求了多米尼加各界的意见,是从多米尼加人民的长期福祉出发做出的重大决定。

新华社指出,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,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。坚持一个中国原则,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,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,是中国同任何国家建立和发展关系的根本前提和政治基础。

中多建交,向世界再次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:一个中国原则是人心所向、大势所趋,而且势不可挡。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,“台独”永远是死路一条。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王秀宁来源:中国青年报

电缆

当乘客使用地铁时,不只有机车安全与乘客相关。照明、过道、防水、信号、应急救援设施等等,任何设备的点滴风险放大,都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。

在“3·15”前夕曝光的西安地铁电缆“偷工减料”事件,愈演愈烈。3月13日,一名自称陕西奥凯电缆公司内部员工的“深喉”在天涯爆料:西安地铁3号线使用的电缆质量不过关。举报人列出了电缆的具体规格,指出了危害性以及涉事的系统内官员。

事件立马引起多家媒体介入。3月17日,西安市政府正式宣布,启动对地铁电缆问题的调查。3月20日晚,西安市政府召开发布会,公布西安地铁3号线电缆抽检结果和相关问题调查进展。在发布会上,国家电线电缆监督检验中心(武汉)副主任、高级工程师金群公布了五个随机抽检电缆品质全部不合格的结果,参加发布会的西安市常务副市长吕健当众鞠躬表达歉意。

不过,西安市的地铁3号线并没有停运,而是在夜间更换问题电缆,白天继续运营。这是因为官方宣称,问题电缆并没有使用在机车运行和控制部门。事件发生后,西安交通大学电力设备电气绝缘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郑晓泉便表示,问题电缆只限于西安地铁3号线部分产品400V辅助缆线以及120V信号控制电缆,不涉及机车牵引1500V直流动力系统,因此不会影响机车安全运行与控制。

然而,一般人理解专业领域的信息并不容易。地铁是一个精密系统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当乘客使用地铁时,不只有机车安全与乘客相关。照明、过道、防水、信号、应急救援设施等等,任何设备的点滴风险放大,都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。所谓大事故,在很多时候都是“蝴蝶效应”。

更重要的是,从目前来看,围绕着供应商奥凯公司,人们可以发出太多的质疑。西安市地铁3号线开建于2012年,奥凯公司恰恰也成立于2012年,只比地铁开工早2个月。2014年,奥凯公司还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注册了“万胜”商标。2015年年底,奥凯电缆公司所拥有的“万胜”商标,被陕西省工商局认定为“陕西省著名商标”。正是在2015年,奥凯成功竞标了3号线的电缆供应。奥凯如何成功竞标、其著名商标如何认定,都成为巨大的疑问。

举报信刚发表时,奥凯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志伟曾坚决否认举报内容,而当检测结果出炉,公安机关介入后,该负责人却在镜头前下跪道歉。短短几天,态度截然不同。值得追问的是,奥凯公司是如何中标的?举报信中提到的行贿摆平事件牵扯到哪些官员?能否依法处理?除了奥凯之外,3号线另外6家电缆供应商靠谱吗?它们是否存在类似问题?

奥凯电缆除了供应西安地铁3号线,还供应了成都地铁3号线一期工程。成都地铁方面给出的回应与西安方面如出一辙,“奥凯品牌电缆主要用于各线路车站的400V低压供电,主要供车站通风、空调、照明等设备系统使用,与地铁行车安全密切相关的车辆、信号、牵引供电、通信系统等均未使用该品牌电缆,因此不影响列车行车安全。”

无论是西安还是成都,上述回应都阻止不了公众的“恐惧联想”。毕竟,有太多的问题不能被回答,有太多疑虑尚未消解。相比专业技术层面的辩解,对电缆供应商资质的调查,对招投标过程存在腐败行为的披露,这些实际行动才是公众更愿意看到的回应。

当然,事已至此,调查结果也不可能立马呈现,只希望这一关乎百万人生命安危的事件,不会最终大事化小、不了了之。否则,这就是对腐败行为最大的纵容,也是对公众安全最大的漠视。

Save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