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注册 >

李锡胤:“词典比小说更引人入胜”

作者黄忠廉,1965年生于湖北兴山,博士,二级教授,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博士生导师、博士后协作导师。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,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议组成员;陕西省“百人计划”特聘专家,广东省“珠江学者”特聘教授,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翻译学科组副组长。

多年前的黑龙江大学,不论寒暑,每日清晨和傍晚,运动场上总会有一个步履轻盈的瘦影,飘然向前慢跑。而这位长年跑者如今已是位“90后”了,他就是我的博士后协作导师——李锡胤教授。这个倾而不倒的身影也成为黑大校园半个世纪的一道风景。

“译文有如高山清泉般甘美,又如天空行云般轻柔”

有人赞誉:“天下俄语一半‘黑’。”在黑龙江大学,这齐飞的群雁中,那只领头的便是李锡胤,他是一面旗帜,一支标杆,一张名片。凡俄语界,甚至是英语界,进而语言文学界同人,均仰慕之。“2010年哈尔滨论坛”召开之际,当介绍到李锡胤时,全场掌声不息,如此受人推崇,俄语界恐怕无人出其右。

  季羡林(右)为李锡胤(左)颁发国家图书奖证书。

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宋采夫赞赏李锡胤主编的《俄汉详解大词典》是“具有创世纪意义的词典”。辽宁大学李英魁教授回国时,她的普希金俄语学院博士生导师说,李锡胤是其“所见到的外国俄语学者中出类拔萃者之一,只要你问他俄语,他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真了不起”。

2014年,适逢李锡胤米字寿,百岁老友周退密教授贺诗道:“学贯中西一代宗,文星灿烂耀长空。”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陈楚祥教授则赞:“学贯中西富五车,诗词书法见真功。”

以李锡胤为代表的这代学者知识结构可谓“空前绝后”。说空前,是因为他懂西学,所知甚丰,先后求学于复旦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台湾师范学院的英文专业,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和哈尔滨外专俄语专业,精通英俄语言文学,兼通法语、日语,研究涉猎哲学、逻辑学、高等数学、社会学等多个领域。说绝后,是因为他深谙国学,从小背诵古诗词三千多首,善作古诗词,诗集《霜天星影》一版再版。

  

有此才情,“熏”出的文字则极简,李锡胤为人作序,篇幅精短,以尺幅阔千里。在他看来,言简意赅为上,专著并非越厚越好。

李锡胤的文章辞朴意丰,诚如本人,虽瘦实腴。以此文风与学风,他在词典编纂、语言学、逻辑学、翻译学、文学、哲学、认知科学、文学创作、书法篆刻等领域均有建树。

李锡胤领衔翻译或主编了多部大型工具书,其中《大俄汉词典》和四卷本《俄汉详解大词典》,是我国两部标志性的俄语辞书,更是海内外俄语人案头必备工具书,因此被俄语界誉为国宝级的学术泰斗、中国语言学界少有的大家。

李锡胤还是多语种资深翻译大家,曾参译苏联科学院《俄语语法》,译格利鲍多夫《聪明误》,译审《苏联百科词典》,译校维诺格拉多夫《俄语词的语法学说导论》《词汇意义的基本类型》等。英译汉代表作有海明威《老人与海》、格利兹《现代逻辑》等。

  

“他的译文有如高山清泉般甘美,又如天空行云般轻柔。”李锡胤的博士生倪璐璐说。原文意为:“七月最后的一天;方圆千里都是俄罗斯——我的故土”,却在恩师的笔端这样流出:“七月将尽;极目千里,伸展着我的故土——俄罗斯”。

李锡胤不仅翻译文学、哲社和自然科学著作,还从语言文学理论出发展开研究,如《走向现实主义》《普希金给我的启示》《两个藤上的一双苦瓜》《从篇章语言学角度读〈豪门外的沉思〉》《〈上帝之城〉的思绪》等。此外,他还培养了一位俄罗斯文学博士,即荣洁教授。

1987年,李锡胤较早翻译了《老人与海》,译文雅洁,风格最似于海明威原作,引发了国内对原著的更多关注、研究与一再重译。201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先生译文的英汉对照版,成为汉译经典化的标志。

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钱冠连教授一直迷恋钱钟书化境式汉译,待他读了李锡胤的英译汉和俄译汉后不禁赞叹:“能与钱钟书比肩者,非锡胤师莫属。”

“假我十年再读书,不立程门立李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