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注册 >

日本学者笔下的中国科幻小说史

 
《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》(上、下卷),[日]武田雅哉、[日]林久之著,李重民译,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第一版,88.00元
 
 
1986年6月6日叶永烈与林久之(即岩上治)会见于北京
 
 
叶永烈一家与武田雅哉(1981年秋)
 

新近读到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的《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》,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“三熟悉”:一是两位日本作者武田雅哉和林久之都是我的老朋友,二是译者李重民也是我熟悉的朋友,三是所写的内容是我所熟悉的。

 

《中国科学幻想文学史》分上、下卷,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为界。上卷出自武田雅哉笔下,从中国古代神话一直写到新中国成立前;下卷由林久之执笔,从新中国成立之初写到二十世纪末。像这样研究中国科幻小说史的专著,原本应当由中国学者完成,然而却由两位日本学者率先写出来了。

 

日本十分注意对中国科幻小说的研究。日本著名翻译家深见弹先生在《SF宝石》杂志1980年第2期上发表了《中国科幻小说新貌》,并倡议成立了“中国科幻小说研究会”,被选为会长。深见弹开始与我书信交往,商定中方以我为“窗口”,日方以深见弹为“窗口”,不定期交换中日科幻小说图书和杂志,供对方研究、翻译、介绍。我应深见弹之约,写了《日本科幻小说在中国》一文,在《SF宝石》杂志发表。我还不断收到日本的中国科幻小说研究会寄来油印的《中国科幻小说动态》。

 

1981年初,我收到一封来自日本的信,内中附有《奇想天外》杂志1980年第12期刊载的我的科幻小说《飞向冥王星的人》影印本,译者为“林久之”,很像中国人的姓名。读了信,才知道“林久之”是笔名。他本名叫“岩上治”,道道地地的日本人,他加入日本的中国科幻小说研究会,并成为这个组织的中坚。此后,我们常常通信。他用很细的笔触,在信纸上写下娟秀、端正的蝇头小字。迄今我保存了几十封岩上治的来信。

 

此后,当岩上治先生来到北京工作时,1986年6月6日我们得以在北京见面。他穿紫红色T恤,戴宽镜片眼镜。他和善,健谈,三句不离科幻小说。他的住所里,几个书架上放满中国和日本的科幻小说。此外,还有《太平广记》《聊斋志异》《新疆考古三十年》《谚语五千条》等等。桌上放着电脑,架子上有一排音乐磁带,墙上还挂着长剑和吉他。看得出,他有着广泛的爱好。我在答复了他关于中国科幻小说的种种问题之后,便向他提出了使我困惑已久的问题:他为什么喜欢中国的科幻小说?

 

他,作了详细的回答——

 

1944年12月12日,他降生于日本北部。在10岁的时候,他就对科幻小说和中国文学同时产生了兴趣。当然,那时候他看的是译成日文的美国科幻小说和译成日文的中国的《三国演义》。高中毕业后,他考入东京东洋大学文学部中国文学专业。他想把毕生精力,献给中国文学研究事业。1967年3月,他大学毕业,已能直接阅读中国文学作品。

 

但是一直到粉碎了“四人帮”,岩上治才和他那些中国文学专业的同学有机会组成自费旅游团,于1980年来到中国。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来中国。他到了北京、上海、苏州、南京、扬州。每到一处,他们都要“旅游”书店。他惊讶地发现,中国科幻小说正在蓬勃发展。从小就喜爱科幻小说的他,便买了许多中国的科幻小说。回国之后,他着手翻译。我的那篇《飞向冥王星的人》,就是这样被他译成日文的。

 

此后他更与志同道合的热爱者组成了日本的中国科幻小说研究会。见面时,我问他:“那一期又一期《中国科幻小说动态》都是你刻写的?”因为刻写的字迹跟他的书信一样秀丽。

 

“是的,”他点头道,“我们的研究工作,完全是自发的、民间的,一切都是自费的。蜡纸、印刷、邮寄,都是会员们出钱维持的。每一期从编辑、刻写、印刷直至装订、寄送,都由我一人担任。”